【美国创业故事】(15):我和那些大公司之间的纠纷

2020年06月15日
·
290浏览
·
0喜欢
·
0评论

我在《美国创业故事4: 纽约纽约》里讲到我和纳斯达克建立了合作关系。当时合同虽然签了,但是我心里对这种合作关系并不满意,这也为我以后中断和纳斯达克的合作打下了伏笔。

但是中断这个合作关系,主要还是由和纳斯达克的一件纠纷引起的。

1.

GuruFocus上有很多金融数据,这些金融数据是我们从数据商那里买来的。数据公司的数据有两种来源,第一种是从公司年报季报里抓取,然后标准化。另外一种是直接从证券交易所比如道琼斯、纳斯达克等买来的。数据商再把这两种数据打包一起卖给客户。我们和数据商签了合同之后,许多年都相安无事。

但是到了2017年,突然有一天,数据商联系我说,他们从纳斯达克那里买来的那部分数据,原本已经包含在总价格里提供给我们,但现在纳斯达克还要额外向我们收费。根据他们和纳斯达克的新协议,如果我们想继续用这些数据,就得向纳斯达克额外付费。

我听了心中老大不愿意。不久,一名叫文森特的纳斯达克业务代表和我联系,他给了我一个报价,要求我们不光从即日起开始缴纳费用,而且还要补交去年的,他说这是他们所能给出的最低价。对于平白无故飞来的这个账单,虽然不高兴,我还是同意了支付,并打算继续使用他们的数据。

过了两星期,文森特又突然联系我,说他上次的报价不对,实际价格是原报价的三倍。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儿,他说他上次搞错了。我说这不可能,简直开玩笑,这么漫天要价,我是不会同意的。他说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就是这个价格。

这时,纳斯达克账单寄来了。我一看账单上的数字,既不是他第一次说的数字,也不是他第二次说的数字,而是一个比他第二次报价大约低百分之二十的价格。这次我再问,文森特说就是我收到的账单里的价格。这样反反复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整件事让人感觉这个公司内部很混乱。我告诉他这个账单我是不会付的,我只同意支付我们两人原本协商好的价格。

这时,我突然又收到道琼斯的来信,说同样数据,道琼斯交易所上市公司的那部分数据,如果我继续使用,也得向他们额外付费。他们的费用更是高得离谱。

2.

这帮证券交易所简直是穷疯了!原来,这几年证券交易竞争激烈,佣金越来越低,现在都变成零了。证券交易公司没法在股票交易上赚钱,就必须另外找辙,所以就盯上了我们这些使用数据的客户。

这两笔数据费用加在一起,远远超过了我们原来的数据费用,而且感觉这就像飞来横祸一样,是完全无法预料的,但它们实际上只是我们所有数据中很小的一部分。我仔细考量了一下,决定不再使用这部分数据。这样,我们在用户上可能有一些损失,但这种损失远远小于这些额外的数据费用。

我正式通知纳斯达克,此后不再使用他们的这些数据。但是,对于此前几个月的使用阶段,纳斯达克不断地寄来高价账单纠缠。我不得不再找文森特,告诉他,我只愿意支付我们协商好的数字,其余部分我是不会付的。他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可以和他的领导谈。文森特这次让步了。他同意我只按我们协商好的价格付费。虽然我心中不愿意,但还是付了这笔账单。

本以为就没事儿了,但到了2019年中,我又收到了纳斯达克的账单。

3.

简直难以置信,在脱离纳斯达克数据一年多之后,我又突然收到了账单。对此,我决定置之不理,心想这公司本来就乱,肯定又是搞错了。但是账单不断地寄来,甚至有一天还收到一封威胁信,说是如果再不付的话,他们就找债务催收公司。我一看没办法,就和文森特联系,结果发去的邮件全部石沉大海,给他打电话,也收不到回音。

虽然我可以不理睬那些账单,但是每次收到账单,还是感到压力,只好继续找文森特,他还是不理睬。于是,我找出了我在纳斯达克的所有联系人,有四五个,包括我在《美国创业故事4:纽约纽约》里边提到的那位气质高贵的简女士。我给这些人一起发了一封邮件,详细叙述了事件的前因后果。这下子,文森特坐不住了,他主动联系我,但仍然坚持要我付那笔账单。

我问他凭什么?他没有马上回答。原来是找数据商去了。我们的数据商告诉他,我们真的没有再用过这种数据。

账单还在不断地寄来,我忍无可忍。于是,我又给纳斯达克的所有联系人群发了一封邮件,告诉他们,如果我再收到账单的话,纳斯达克公司将收到我的律师函。

至此,文森特彻底服软了。他给我打电话,说一切都是他的错,他会把账单全部取消掉。并恳求说,以后再给纳斯达克发邮件的时候,只发给他一个人,不要再同时发给其他人了。此后,我也没有再继续追究这件事,但整件事情耗费我太多时间精力,让我感觉到这家公司内部管理的混乱,使我恨屋及乌,我决定终止GuruFocus网站上的文章在纳斯达克上再发表的合作关系。

这时候简女士给我打电话表示很遗憾。我对她说了对不起,心里是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位气质高贵的女士,因为不是她的错。

4.

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的一次交涉,使我认识到了这个银行内部管理的混乱,也使我避免了一次大的投资失误。

GuruFocus的商业模式是会员付费制,用户使用信用卡在网上付费。这里,我稍微解释一下从用户付费到最终钱到商家手中的过程。

如果你用信用卡从商家买东西,你的钱不是直接进入商家账户,而是先被打到商家选择的一家商业信用卡服务银行。这家商业银行扣除了信用卡的费用以后,再把钱打到商家的公司户头上。这个费用大概是3%到4%,比如说你付了100块,商家最后可能只收到97块或甚至96块。网上交易的处理费用更高一些,实体店相对较低。

从2007年起,我们一直使用同一家网上商业银行。2010年左右,我们收到富国银行的一份广告,说他们的信用卡处理费用很低。看了一下,和我们现用的商业银行相比真的是低不少,每个月可以省不少钱。于是我们就填了申请表,准备了资料提供给了富国银行。

过程很顺利,申请很快就被批准了。我们把信用卡收费转到了富国银行。信用卡处理费用是低了不少。可高兴了没几天,大概一个月后,富国银行另一个部门的名叫汤姆的来电话说,他们要把我们公司信用卡收入的三分之一扣押在他们那里,每次只把三分之二转给我们银行账户。问他为什么,说是新的风险评估要求他们这么做,而且他们已经开始做了,我们新近收入三分之一已经被他们扣押了。

这怎么能行?没有一家公司能够负担得起让别人扣押收入的三分之一。我每个月还得发工资、交房租、数据费、交税呢。于是我和他争辩,我们申请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说明?为什么我们已经把业务转过去了,才告诉我们?生意不能这样做呀,如果你提前说明,我们肯定不会转过去的。但是汤姆告诉我,他们必须这么做,毫无回旋余地。我说我能不能和你的领导谈,他说不行。我说那我的律师会找你,他说你随便。

我完全没有办法,心里庆幸原来用的商业银行还没有取消掉。多亏我当时留了个心眼儿,想看看富国银行怎么样。我于是赶紧又转了回去。

5.

这件事使我认识到,富国银行内部管理混乱。很多大银行的内部运作如黑幕,外人很难了解。

后来有几次,在考虑要不要买银行股票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件事。虽然我非常尊崇巴菲特,富国银行也是巴菲特许多年一直持有的最大的银行仓位,但是我总觉得没有人能搞清楚这家银行内部到底在发生什么,包括巴菲特老人家。所以,2016年,富国银行被揭发出丑闻,不经过客户同意,替客户开很多银行户头时,我一点儿也不奇怪。巴菲特现在已经大幅减持了富国银行股票。

公司大了就会得病,和官僚系统也差不多,变得人浮于事,效率低下。这是一个创业者必须避免的问题。有时,公司工作效率低的时候,我都怀疑我们是不是已经得了大公司病,虽然我们还是个小公司。

本文作者不持有文章中提到的股票,且近72小时内无任何买入计划
❤0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