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连线】从《邓小平时代》看中国市场经济趋势——西门书虫

价值连线
关注
2020年06月08日
·
269浏览
·
0喜欢
·
0评论
▲图片来源于网络

 

邓小平是现代中国改革开放之父,也是中国现代化的最显著的标志人物。解读邓小平时代对投资中国来说极其重要,这里隐含一个问题:中国的市场经济会持续走下去吗?如果不能回答这个问题,那么投资中国变得浮沙上的城堡,不知道有一天中国是否会回到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时代。李录先生在北大授课曾经谈到人类文明到近代形成市场经济以后的繁荣是过去2000年所没有的。这种繁荣的背后是市场形成后,资金有了再投资而形成世界第八大奇迹——复利!市场经济关乎到中国公司未来的价值,如果不能确认市场经济会一直存续,就不能解释投资中国的底层逻辑。哈佛东亚研究所的傅高义教授,是一位能运用西方思维解读东方问题的好手,他的《邓小平时代》为我们提供一个线索去解答。

解读邓小平是为了解读他的时代

邓公的伟大是无容置疑的,他在世界政坛都享有声誉。李光耀认为邓小平是他生平见过最伟大的政治人物之一。能得李一句这样的肯定是多么不容易,要知道李一向眼高毒舌。他评论卡特就一句话:对于这个美国总统,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吉米.卡特。邓公是现代中国市场经济转型的重要推手,对于他的解读不应放在像读伟人传记一样,焦点都放在个人,而是要通过他所经历事情去理解中国市场经济转型是不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洪流,这才是投资人解读邓小平最大的意义!

傅高义和他的《邓小平时代》

《邓小平时代》在中国内地允许出版是一件令人惊奇的事。一个来自于美国顶尖学府的教授来写邓小平,能不带着西方傲慢偏见的眼光是非常困难的。邓公所处时代极其复杂,经历历史事件又非常棘手。西方媒体很难不带着偏见看中国,似乎你一表扬中国都是大逆不道。傅高义是一位学术涵养很深的学者。他在80年代解读日本的书《日本第一》曾经引起很大的反响。能脱下有色眼睛,平心静气坐下来就事论事去描绘邓小平时代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正因如此,《邓小平时代》这本书能不经大幅删减的情况在内部出版,某些程度正是因为作者的立场中立,能用学术的眼光去解读邓小平。

中国是如何从文革后一个满目苍夷、思想封闭的国家迅速走向市场经济而实现人类历史上几乎没有过的增长?不了解那个时代的人,都以为中国的转型也就是领导一句话、中央发一个文件的事情。然而,深刻理解这个转型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才能知道中国的市场经济会不会一直走下去!

中国的市场经济转型既是人为推动的也是历史洪流

很多评论中国的西方人完全不懂中国,就连现代的国人也不一定花时间去理解那个时代。中国市场经济的转型的背后有邓公坚定的意志与巧妙的推手,但是也有人心思变的历史洪流。文革过后的中国实在太穷了,仔细看经济上不稳定也诱发社会的不稳定。这就充分考验领导者的智慧。苏联走了一条跟中国截然相反的路,绰号“地图头”的戈尔巴乔夫认为政治改革优先于经济改革。邓公私底下对友人说戈尔巴乔夫是笨蛋,经济改革先行,让人民的日子好起来,政治才能稳定。一个关键人物在历史转折点当中发挥的作用是如此之大!

中国人穷了太久了,非常迫切希望过上好日子。这个是历史洪流,但是文革之后谁也没有确切的答案。在目睹苏联的突然瓦解之后,对西方兜售那套方案嗤之以鼻。西方人开的药,叶利钦全吃了,结果却是俄罗斯再也没富强起来。

邓公说:“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

一个伟大政治家,不但有坚定的意志,还有洞察人性的施政手段。文革过后的中国保守势力庞大。邓公深知任何一种改革必须要让先行者尝到甜头,不能一下子步子迈得太大。“摸着石头过河”这句俗语真是比任何学术语都要精妙。通过稍微放开对市场的限制,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其他人就对市场不会畏之如猛虎。在市场经济的好处越来越大的时候,人心就到了改革的这边,改革的阻力就会大为消散。

然而,从这点来看市场经济在中国的发展既是邓公的高瞻远瞩,也是人心所向,因为大家都尝到甜头了。市场作用就是这么伟大,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描述的第三只手,通过奖励市场参与者提高劳动生产率,结果就是大家共同致富。

富裕是全体中国人追求的目标,市场经济既然带来这么大的好处,再想走回头,变成像朝鲜那样的封闭国家是不可能了。不要说开倒车,就算是让生活水准下降一点也是不答应的。这就是,中国市场经济在邓公的推手之下,已经形成不可逆转的洪流,不是任何势力能改变的格局。

结尾:邓公与他的时代

从《邓小平时代》去理解一个这样一个伟大的人物,跟你我一样,他也是一个普通人,既有事业上披荆斩棘实现的宏伟蓝图,也有家庭生活温情的一面。比如说,邓公到哪里都要带着家人,就连当年下放到江西农村的时候,也写信给中央要求把孩子们调过来上学。

傅高义写《邓小平时代》也招来了很多西方媒体的批评,因为他在某些敏感历史事件中表达了温和的立场。这是西方媒体傲慢与偏见之下不能接受,当然,他们也不喜欢李光耀。在享受市场经济成果今天的我们,可能不理解邓公处于那个位置上作的艰难决定。评论别人很容易,扪心自问,如果把那个艰难决定放在你手上,可以处理得更好吗?所以,我一向认为那些不明是非、一味相信外国媒体的人不是脑子有屎就是正在吃屎。

最后,理解邓小平时代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市场经济不可逆转的趋势,也让我们在投资中国有最基本的公理。亚当斯密在100多年前论述市场在中国已经形成,并且不可逆转。


 

西门书虫

从小喜欢打游戏的二流学生,中等智商,现在作为业余投资者和餐饮店老板,混迹投行圈7年之后从良,受芒格智慧语录启发走上价值投资之路,投资风格喜欢凯利公式下的集中化,认为资产配置理论是坨屎。现在专注游戏业和新能源汽车的研究,能力圈拓展得很慢。重度阅读爱好者,喜好人物传记、历史、硬科学等

本文作者不持有文章中提到的股票,且近72小时内无任何买入计划
❤0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