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投资中ESG为王的时代已经到来

智芝全研究
关注
1月07日
·
85浏览
·
0喜欢
·
0评论

 

2021年12月21日,挪威中央银行宣布将抛售全部的云南白药(000538.SZ)股票。云南白药已经是挪威央行决定抛售的第五家中国企业了。

这五家中国企业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中药公司。另外四家中药公司是中国中药(0570.HK)、同仁堂(600085.SH)、同仁堂科技(1666.HK)、远大医药(0512.HK)。

挪威政府全球养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 Global),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主权基金,管理了高达1万多亿美元的资本。

 

这种全球重量级的资本的关键举动,都是有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的。所以我们必须仔细研究思考这些举动背后的原因。

挪威中央银行决定抛售中药公司,最大的原因就是它们不符合ESG投资准则。

这也是全球对ESG投资(ESG即环境、社会和治理,是一种关注企业环境、社会、治理绩效的投资理念和企业评价标准)的关注度持续升温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根据道德委员会的公开披露,五家中药公司的除名理由都是公司造成了严重的环境破坏,而且存在不可接受的风险,原文是“an unacceptable risk of the company contributing to severe environmental damage”。

 

显然,这与当下流行的ESG投资密切相关——投资与否不再仅仅取决于财务表现,还会考量企业在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三个维度上的表现。

在GPFG的ESG投资标准下,五家中药公司被认定存在破坏环境的风险,还是不可接受的。

但这着实出乎人意料,毕竟上述五家中药公司都是业内佼佼者。

那么,五家中药公司被除名的依据是什么?根据除名建议公告,五家中药公司被认定为“破坏环境”的行为,主要体现在对某些濒危物种造成了严重威胁,即损害了“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

挪威财政部道德委员会认为,上述五家公司在生产或销售的中药成分中,使用了濒危动物。这些信息可以从相关药物的成份说明中找到。

由于五家中药公司的情况非常类似,我们就以云南白药为例进行重点分析。道德委员会认为云南白药在生产药物时,使用了穿山甲鳞片,同时还将穿山甲鳞片出售给了其他公司。

众所周知,穿山甲在国际和国内都属于重点保护动物。

自2017年以来,穿山甲就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这意味着所有穿山甲的活体、死体及制品的国际商业性贸易均被禁止。

在国内,原生的中国穿山甲自1989年以来一直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2020年,全部穿山甲种类被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在2020年最新出版的《中国药典》中,穿山甲鳞片未被收录。但这并不意味着穿山甲已被完全停止入药。

在获得相关部门的许可后,生产中成药时仍可使用穿山甲鳞片,而这些穿山甲鳞片均受到有关部门的严格管控。

毫无疑问,云南白药必定是在国家法规政策的允许下,使用和销售穿山甲鳞片的。但为何还会被GPFG质疑呢?

 

道德委员会认为,云南白药的“合法化”生产和销售,并不能在对其进行“生物多样性”风险评估时发挥决定性作用。

2020年10月,道德委员会就联系了云南白药,要求其提供有关使用濒危物种的信息。但云南白药并未回应,也未对2021年2月收到的除名建议(草案)做出答复。

道德委员会认为,尽管云南白药的生产符合政府要求,但考虑到市场上仍存在濒危物种的非法贸易,云南白药并未披露有关采购可追溯性或动物来源的信息是值得关注的。

正是缺乏这种信息披露和必要的透明度,道德委员将云南白药认定为,对生物多样性保护构成了一种不可接受的风险——公司所使用的濒危物种可能来自于非法来源。

道德委员会还认为,云南白药也未制定相关的濒危物种替代方案。这不利于适应未来的强监管趋势。

类似云南白药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余四家被除名的中药公司身上。

也就是说,GPFG认为五家中药公司因在产品中使用了濒危物种的某个部分,可能会出现损害“生物多样性”的风险。

其实,不仅仅是挪威中央银行,其它很多欧美资本已经在ESG投资方面做出了关键转型。

例如全球有超过1500家养老金基金、大学及地方政府等宣布从石油、煤炭等化石燃料企业撤资,这些机构运营的资产高达约40万亿美元。

截至2021年12月,宣布把投给化石燃料企业的部分或全部资金撤回的投资机构达到1502家,比2020年底增加了195家。

2021年12月美国纽约市管理的3只退休金基金共计出售了30亿美元化石燃料企业的证券。

 

其中,2只退休金基金排除了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俄罗斯天然气(Gazprom)等260家企业。

看起来,股票投资中ESG为王的时代已经不可避免的到来了。

本文作者不持有文章中提到的股票,且近72小时内无任何买入计划
❤0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