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投资是炒作还是“真硬核”?

智芝全研究
关注
12月08日
·
75浏览
·
0喜欢
·
0评论

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正在把环境(Environmental)、社会(Social)和公司治理(Governance)作为对企业可持续发展性的衡量指标,融入投资决策之中。在疫情与碳中和的大背景下,所谓ESG投资俨然已成为资本市场的关键词。

ESG投资是炒作还是“真硬核”?

 

各类资管机构发行的ESG产品在今年激增。Wind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仅发行了3只以ESG为名的公募基金,而今年上半年这一数目就增长至八只;此外,根据证券日报,今年以来境内商业银行发行的相关产品规模已近百亿元。

ESG投资有效吗?

这里我们先来说一下ESG投资的目的与方式,ESG投资的本质是以风险评估换取长期收益。从应用角度看,投资者可通过两种方式来实践ESG投资,主动投资和被动投资。在主动投资方面,可在自营组合中加入ESG因素,也可在选聘基金管理人的尽职调查过程中,加入ESG指标作为筛选条件;在被动投资方面,主要可进行剔除法和指数优化投资。

主动投资

ESG筛选是运用最为广泛的ESG主动投资策略。其中个股筛选包括ESG稳定性筛选、ESG趋势性筛选和行业筛选等多重因素。ESG稳定性筛选是指选择ESG评级较高且近年来ESG评级未被下调,或公司始终属于某一ESG指数成份,未出现被剔除的情况。ESG趋势性筛选是指选择ESG评级在当年获得提升,或在当年被纳入某一ESG指数公司作为备选投资标的。行业筛选是指对产业结构变动中风险较高的行业,在选择ESG公司时应进行规避。经济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中,对于行业变动,需要在选择时提前进行研判。

被动投资

被动投资应用较多的一个方式为剔除法,即剔除与自身使命或价值观不符的企业或产业。传统的风险投资模型和投资组合中很少能够考虑到ESG因素,这就导致投资人对企业ESG风险缺乏监督意识和保护措施。通过将ESG元素纳入到投资决策的流程中,将有效降低投资组合中极端风险事件发生的概率,以及在投资组合中排除“不道德”的企业。例如,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指控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在所产车内安装非法软件,故意规避美国汽车尾气排放规定,从而面临超过240亿美元的罚金。这起事件对大众乃至汽车行业产生了较大影响,大众汽车股价连续两天暴跌20%,市值缩水约250亿欧元,首席执行官辞职;欧洲与美国汽车制造商的股价也随之大跌。这起事件暴露了现金流折现等传统估值模型的缺陷,凸显了以ESG指标对目标公司进行监测、“排雷”和风险防范的重要性。被动投资的另一个方法叫“ESG指数投资”。目前各大指数提供商均提供有ESG指数,市场中ESG指数产品种类众多。A股共有12只ESG指数可供投资者选择。

ESG投资是炒作还是“真硬核”?

 


ESG指数盈利能力

下图给出了国内主要ESG指数及上证50、沪深300指数的收益率对比。可以看出,在短期收益率上面,ESG指数收益率对比上证50与沪深300并没有明显优势,这印证了国内外学术界所给出的结论——符合ESG标准的企业并不能在短期内给投资人带来丰厚回报。但从长期看来,部分表现优良的ESG指数,ESG100指数与责任指数回报率显著优于上证50与沪深300指数,这证明ESG投资策略在长期是可以给投资人带来稳健收益的。

但也有部分ESG指数处于亏损状态,这可能有以下几方面原因:一是各指数所挑选ESG企业标准不同,证券公司编制ESG指数时是依据不同的评价标准选股,各指数之间盈利能力会存在差异;二是国内缺乏ESG相关政策制度,对企业环境、社会责任及公司治理方面的监管仍不到位,部分企业将企业所产生的负面外部性转嫁给社会,以获取更多利润;三是国内投资人缺少ESG投资意识,投资人对ESG相关指数的信心和了解程度较低,也影响ESG投资的成熟程度。

ESG投资是炒作还是“真硬核”?

 

我们再来看一看ESG基金和股票,理论上亦或是实践上,大多数ESG基金通常比普通指数ETF的费用和成本更高。以下是一些数据。

2014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分析了1993年至2010年间190家美国最大公司的数据。研究发现,高可持续性企业往往有更高程度的长期规划。与可持续性较差的同行相比,他们在更大程度上衡量了非财务标准。研究人员还得出结论,高可持续性公司“无论是在股票市场还是在会计业绩方面,长期表现都明显优于同行”。

2015年发表的一项德国研究的作者得出了类似的结论。综合2000多项研究的信息,他们发现“ESG投资的商业案例在经验上是非常有根据的”。他们还展示了ESG高分和公司财务绩效的正相关性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趋于稳定的,并在不同的行业和地区表现出来。

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比较了标准普尔500指数和其同等指数的表现。虽然标准普尔500 ESG指数确实排除了一些差劲的股票,但它更全面地看待可持续性,并剔除了ESG得分最低的公司。从2010年5月到今年7月底,标准普尔500 ESG指数的无风险回报率比标准普尔500指数略高。标准普尔500 ESG指数的年化波动率也略低。

数据显示,资产规模超过1亿美元、拥有至少10年历史的ESG股票基金在2010年至2019年间的年化回报率中值为11.98%。标准普尔500指数在此期间的年化回报率为13.56%。所有ESG基金的回报率为10.84%。

纵观目前的ESG主题基金,大部分关注的其实都是“E”,而对“E”的投资又基本都流向了新能源。当然,ESG投资对新能源的偏爱,部分是因为环境方面的数据,相比社会、治理更容易度量。但基于这一点来看ESG主题基金所表现出的高收益,就掺杂着名人效应、风口效应、大盘行情等更多复杂的因素,这也就是为何有批评者认为,ESG基金的高收益可能跟ESG投资理念并没有那么大的关系,也不一定有着可持续性。

这其中化石燃料公司貌似被ESG指数排除在外了,但并非每个ESG指数都会自动排除所有化石燃料公司,也不会排除所有矿业公司。如果ESG投资像一些人希望的那样成为主流,随着资金流入以ESG为重点的基金,这些股票的表现将超过市场。这是好是坏是一个单独的讨论,而不是ESG投资是否有意义。

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国内监管机构给予了ESG投资充分的支持,ESG投资有利可图,就能进一步倒逼基础设施的建设。尤其是在教育、文娱、消费行业都动荡不安人心惶惶的当下,ESG投资至少是一个相对安全的选择。

市场经济发展至今,不断发生着碰撞、反思、修正,最核心的规则也是追求环境、社会、经济的一致性。资本向善、义利并举,这些词汇也并不空泛,无论是为了在不确定中明哲保身、还是为了在风口下追求利润,至少我们能看到愿意扛起“责任”的企业家与投资者更多了。


 

 

本文作者不持有文章中提到的股票,且近72小时内无任何买入计划
❤0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