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版《证券分析》的比较阅读(1)

LoveKonan
关注
10月29日
·
162浏览
·
1喜欢
·
0评论

——第四部分<普通股的估值>的第30章<普通股投资理论·历史调查>

第三版和第四版《证券分析》

最近阅读了《证券分析》第四版的序言。格雷厄姆在序言中写到,在1962年第四版成书之际,投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格雷厄姆和他的投资框架对这种变化做出了回应。然后就有了《证券分析》第四版中新加的第 39 章<评估成长型股票的新方法>。我很好奇除了这一新章节外,格雷厄姆还在哪些方面产生了跟1951年版本不一样的想法。因此,我比较阅读了《证券分析》第三、四 版中的第四部分“普通股的估值”。我觉得这样的比较阅读将有助于我了解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位投资思想家在环境剧变下迸发出的思维火花。

第四版的第四部分<普通股的估值>跨越了第 30-43 章。在第三版中,它跨越了第 30-40 章。在第 4 版中,有两个全新的章节,第 31 章<1960 年代初期的股票市场哲学·普通股投资的替代方法>和第 39 章<估值成长股的新方法>。但是格雷厄姆也对其他章节做了很多改动。

今天的文章将重点关注第30章<普通股投资理论·历史调查>中的变化。

在第30章的最后新增了<1949年以来的股票市场>一节。格雷厄姆写道:“在 1950 年初,无论是公众还是投资机构都没有想到,一场持续时间出乎意料的新牛市刚刚开始。” 1950 年初,股票整体上的定价似乎相当合理,“但没有笔墨对未来会出现惊人的上涨有所提及”。惊人上涨的原因是1) 历史上无与伦比的经济扩张和稳定,以及 2) 公众对普通股的热情同时增长。

这实际上意味着宏观预测未来有多难。

通过比较两个指数和通用电气和 IBM 这两个杰出的“成长型股票”,在 1950 年代的十年中,它们的收益和股息大幅增加,而市场平均价格水平却出现了超过该增加比例的上涨,特别是那些受宠的股票涨幅更大。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基本利率的上涨,至少抵消掉了部分更高的盈利和分红。

格雷厄姆指出:“根据股票市场的一个看似不可避免的规则,普通股价值的流行理论与价格水平的变化密切相关”,并且“重点已经从与普通股相关的风险彻底转移到了与其相关的机会上。”

更重要的是,“投资者相信,产生 1950 年代令人印象深刻增长的相同因素将持续到 1960 年代(并且可能无限下去),并且可以期望联邦政府采取适当的行动,以防止任何大规模失业以及商业活动和收入的大幅下滑。”

“随着对普通股整体的更大热情,人们更加强调‘好股票’,尤其是‘成长型股票’的优越性。一些股票的市盈率是天文数字;但通过将最近的增长率预测到足够远的未来,该报价是可以被合理化的。”

格雷厄姆写的实在是太精彩了,我这种小学生的任何点评都是苍白无力的。这一节给我这样一种幻觉,这并不是描述60年前的文字,而是描述当下的美股市场(可能部分A股市场?)。

该节最后,格雷厄姆写到:“正如我们在前言中所说的那样,在 1960 年代初,普通股的投资地位大大提高,当我们重新公式化我们的价值标准时,这给我们带来了令人烦恼的问题。在随后的章节中,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处理这些问题。”

本文作者不持有文章中提到的股票,且近72小时内无任何买入计划
❤1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