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那些永不过时的经营投资箴言

8月31日
·
91浏览
·
0喜欢
·
评论

尽管研究告诉我们,在真实世界中,股票的历史走势并不能很好的预测未来,但人们仍旧乐此不疲地从过去挖掘信息,想要抓住那些稍纵即逝的机会。毕竟,大哲学家黑格尔曾说过,“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训。”

因此,我们才能看到,相似的条件下,股票一次次走出相似的走势。这也让那些富有洞见,智慧过人的投资者有机会做出精妙的预言,事实上,他们的“预言”来自于对过去准确地掌控,并恰当地根据现在的变数做出正确的应对。

在这些投资者中,巴菲特无疑是当世最传奇,见证最多的一位。即使是四十年前的伯克希尔股东信,我们仍能从中读出现在的影子,并感叹,人们从未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

以下是距今四十年以上的巴菲特股东信中的几句箴言。未被选入的还有很多,您可以在价值大师中文站查看我们登载的巴菲特股东信。

查看巴菲特致股东信合集

1962

仅仅因为很多人在一段时间内与你的看法相同,或者因为某些重要人物赞同你的观点,并不意味着你的观点就是正确的。如果你的假设是正确的,你掌握的事实是正确的,你的推论是正确的,那么经过许多次的交易后,你将最终是正确的。

巴菲特的这段“正确论”不仅适用于股票市场,还可以照搬到很多其他领域。不幸的是,很多人沉迷于前半句,并完全忽视后半句。巴菲特并非圣贤,他的惊人之处在于,能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自己的“正确论”,并修正自己的错误。其中的一些错误经过几年甚至十数年才暴露出来,但这未妨碍巴菲特从中汲取教训。

1970

我们不会为我们的保险或再保险业务设置目标,因为如果忽略盈利,任何虚幻的目标都可以实现。

这句话背后的观点是:没有盈利的增长是空中楼阁。我们仍然可以把这句话套用到那些疯狂烧钱但流量已经见顶的行业。

巴菲特一直偏爱稳健的经营方式,虽然这让伯克希尔及后来收购的GEICO保险错过了很多快速扩张的机会,但事实证明,在五十年的时间跨度下“慢就是快”,现在伯克希尔已经是全球最大,抗风险能力最强的保险公司之一。巴菲特在此时还未开启他的“地图炮”大招,疯狂嘲讽整个华尔街“为了收购什么谎话都扯得出来”,他只是看到了保险业的无序扩张背后的隐忧。

1976

我们的股权投资主要集中于这些公司:有着良好的经济基础,有上进心并且很诚实的管理层,并且以一个私营业主的价值尺度来衡量,购买价格很有吸引力。

这是巴菲特第一次总结伯克希尔对收购标的的要求,之后又进一步总结为以下几条

(1)巨额盈余(每年税后盈余至少有一千万美元)

(2)持续稳定盈利(我们对有远景或具转机的公司没兴趣)

(3)高股东报酬率(并甚少举债)

(4)具备德才兼备的管理阶层(我们无法提供)

(5)简单的企业(若牵涉到太多高科技,我们弄不懂)

(6)合理的价格(在价格不确定前,我们不希望浪费自己与对方太多时间)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这些要求被反复完善,但内涵从未改变。虽然他在这些原则的指导下做过糟糕的收购(比如制鞋业和航空业),但最终的结果大多令人满意。其后来在股东信中提及的“七圣人”(后又进一步扩展到十余家公司,其中不乏世界500强)成为伯克希尔现金流的保证,巴菲特敢于对华尔街盛行的并购案“开炮”的底气就在于此。

1980

在经过多次惨痛的教训之后,我们得到的结论是,所谓有“转机”(Turn-arounds)的公司,最后鲜少有成功的案例,所以与其把时间与精力花在购买廉价的烂公司上,还不如以合理的价格投资一些体制好的企业。

投资有“转机”的公司,学名困境反转型投资,并不是什么轻松活计。彼得林奇说过:“对于这种投资来说,最大的难点是择时而不是耐心。”投资者经常会发现,腰斩之后还有腰斩,坏消息之后还有坏消息。对投资者来说,投资在那个精确的底部,就像大海捞针一样难,彼得林奇的做法是在出现明确的反转信号后买入,巴菲特则在纺织业上交了一大笔学费后,得出结论:“除了少数的例外,当一个赫赫有名的经营者遇到一个逐渐没落的夕阳产业时,往往是后者占了上风。”巴老还在1982年的股东信中继续吐槽:“许多公主依然坚信她们的吻有使青蛙变成王子的魔力,即使在她的后院早已养满了一大堆的青蛙。”但很多人就是看不透这一点,成了半山腰的“站岗人”。

查看巴菲特致股东信合集

❤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