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制造!我国经济发展转型必经之路

智芝全研究
关注
8月26日
·
97浏览
·
0喜欢
·
评论

 

8月19日国资委重磅会议中强调,针对工业母机、高端芯片、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关键核心技术攻关。这里工业母机首次被提及且位居首位。可见政策对于工业母机重视程度可以比肩近年被主要卡脖子的芯片产业。工业母机是制造机器的机器,是制造业的基础。近年来中美经济矛盾无法逆转已成大趋势,也意识到完善自主可控工业体系何等重要。我国或将由以前学习英美模式转型走德国高端制造的道路。

 

近期一系列组合拳针对金融、地产、互联网、教育、医疗、服务业等第三产业改革,股票市场上反映明显,外资对于政策不确定性恐慌撤退。似乎印证这一点,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大变局的拐点上。

 

转型德国高端制造强国之路的必要性

 

过去二十年里,中国由苏联为师转型学习美国经济发展道路。经济逐渐脱实入虚,房地产、金融、互联网、服务业等成为经济支柱。而制造业逐渐成为非常无利可图的行业。这时候英美模式弊端则暴露出来,美国科技业和金融业技术与资本结盟,把制造业外包给世界上成本最低的地方。导致美国中产阶级收入停滞。这也是美国想让制造业回流,摆脱中国几次贸易摩擦矛盾的本质。而我国工业活动在国民经济活动比重逐年下降同时,缺乏高端制造。以至于各种核心环节均被国外卡脖子,比如这几年美国针对我国芯片技术。

 

多年来经济发展,我国逐渐丧失廉价劳动力优势,过去低端制造业逐渐向其他地区转移。中国已经慢慢走到了“中等收入陷阱”这道坎。这有过前车之鉴,巴西70年代改革一度曾将国家经济无限接近发达国家人均GDP水平且跨入中等收入行列。但是因为没能跨过高端制造这道坎,陷入去工业化,制造业转移。最终只能主要靠贩卖资源为生。

 

我国目前第三产业占经济结构的半壁江山,而工业制造业逐年下滑。走到了所有发展中国家曾经成片倒下的关口。这也是目前需要转型向德国高端制造发展模式学习必要性。

 

90年代末,德国因为柏林墙推倒而合并,但是两德统一带来巨大负担和整合困难。同样日本也正处于股市地产经济泡沫破灭。而这时候从美国开始发端第三次工业革命,信息技术、互联网领域崛起。美国、中国等均在这次机遇中蓬勃发展。而德日在互联网领域并没有出现特别著名的大型企业。可以说遗失了的二十年。而在2008年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后。德国日本纷纷复苏,凭借高端制造的发展,在诸多领域开始领先世界。

 

不同于中美企业发展模式,德国日本在财富杂志上榜的大型公司比较稀少。但是在全球隐形冠军企业,德国占据半数以上之多。据统计全球细分行业隐形冠军企业2300多家中,德国占据1300多家。隐形冠军企业往往不求做大做强,更专注做深做精,成为每个细分领域第一。德日中小规模企业远远较中美企业优异得多。我国近期政策强调扶持“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便是我国向德国学习高端制造发展道路转型的一个明显信号。

 

高端制造少不了工业母机

 

近年中美贸易刺激和全球碳中和政策下,锂电新能源车、光伏、芯片成为市场热门抱团赛道。实际上这也符合了我国高端制造发展方向。然而目前市场过度抱团新能源等赛道,智能制造、高端装备等领域前景被市场忽视。其中工业母机高端数控机床作为高端制造基础,卡脖子程度不比芯片行业差。

 

2018年我国某军工单位进口高端数控机床被美方阻挠。美方曾制定名单,限制我国40多家单位进口高端装备。今年4月美国要求德国、瑞士禁止向中国出口高精度机床。制造业中机床被称为工业母机,制造机器的机器。高端机床则是高端制造业的基础。制造汽车、高铁、坦克、飞机、航母、导弹等必须先强化机床的科技线。不仅仅是锂电光伏设备这些,乃至我国整个军工国防产业,均会受到国外高端机床技术卡脖子,相关报告统计表示我国军工企业80%都会依赖进口高端机床。所以攻克工业母机核心关键技术便成为政策强调的关键首位。

 

工业母机十年周期大拐点到来

 

2000年-2011年中国经济爆发式增长,对于机床需求逐年上涨,中国机床销售量和总产量分别在2002年和2009年位居世界首位。

 

2011年-2019年,经济下行,制造业遭到冲击,机床更新换代时间较长因素,国内机床需求断崖式下降。市场规模缩减一半。

 

机床一般产品寿命为10年,而重切削长时间运转的机床寿命在7-8年左右。上一轮我国机床销售高峰在2011年前后,如今全国机床面临设备更新换代的庞大需求。叠加中美贸易矛盾,进口机床锐减,国内高端机床市场留下一大片空白。

 

许多业内人士反映国内机床主要是精度和稳定性较国外有一定差距。其真正短板在于伺服电机、PLC控制器和工业软件里。目前工业母机数控机床主要应用的都是国外软件系统。国产机床都是用在精度要求不高的低端设备上。

 

伺服电机伺服系统国产中以汇川技术、埃斯顿为代表市场份额仅占25%,欧美企业以西门子、施耐德、博士力为代表占20%,日本系代表松下、三菱、安川等占据55%份额。汇川技术曾表示公司PLC和伺服产品在锂电、光伏等多个领域有应用,以隆基股份为代表均是公司产品用户。汇川技术作为工控界的“小华为”,曾被高瓴资本看中,或许正是看到我国高端制造转型的大势所趋。

 

工业软件则是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的根基。而工业软件核心的便是CAD、EDA工业软件研发设计,以西门子、达索为主海外巨头占我国市场90%以上,中望软件等在国内CAD市场占比不足10%。随着传统工业软件面临整体架构重建,和国产自主可控浪潮崛起,国产工业软件有望实现弯道超车。

 

除了以上关键短板,高端机床国产化率不足10%,完全可以国产自给的高端机床生产企业稀少。其中五轴数控系统和五轴数控机床被各国视为战略物资。今年在科创板上市科德数控便是可以自主生产五轴数控机床的稀缺企业。其自主研发的GNC60数控系统几乎与西门子处于同一水平线。

 

总结:近期市场倾向抱团个别赛道愈演愈烈,除了新能源、芯片赛道的基金,被基民口诛笔伐。市场也整体惨跌不止。或多或少这与我国经济转型战略有关,目前我国政策上转型学习德国高端制造之路明显,提出工业母机、专精特新均是为高端制造铺路。而市场极端拥挤在新能源产业上,或许可以发掘新的大趋势赛道了。

❤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