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连线】坏血的启示:大人物们是如何被玩弄的?——格致

价值连线
关注
2020年05月27日
·
257浏览
·
0喜欢
·
0评论

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下,我开始阅读John Carreyrou的新书《坏血:一个硅谷巨头的秘密与谎言》。一旦拿起这本书,就再也放不下,直到一口气读完为止。这本书绝对是Theranos和Elizabeth Holmes故事绝佳记录,充斥着雄心、热情、远见、嫉妒、愤怒、权力、谎言、威胁、自我否认和欺骗。

关于这个故事的细节和常被引用的一些桥段,我在此就不赘述了。这里我想讲的是困扰我最多的问题——Elizabeth Holmes是如何玩弄了这么多聪明和有权势的人?先让我们先来看一下Theranos支持者中的这些大人物:

  • Channing Robertson – 斯坦福工程学院副院长
  • Donald Lucas – 以早期投资知名软件公司甲骨文而出名的风险投资家
  • Larry Ellsion – 甲骨文的创始人
  • Bill Perry – 美国前国防部长
  • 基辛格 – 美国前国务卿
  • George Shultz – 美国前国务卿
  • James Mattis – 美国前国防部长
  • 默多克 – 传媒大亨 

任何已经成功的公司都会以有上面这些人物在董事会上而感到荣幸。作为一个创业公司,Theranos,没有任何经验证的技术,就得到了这么多大人物的支持,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我花了一整日来思考为什么Elizabeth Holmes能让这么多知名的政治家、学者和商界巨擎都上当。就像其他难题一样,这个问题可能没有简单和确定的答案。我在查理∙芒格1990年的Wesco年会上的故事中找到了回答这一问题的灵感。他是这么说的:

“格雷厄姆是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各个学科都教书的第一人或者前几个人,不论是物理、数学、音乐或甚至是其他古典学科。他说着流利的希腊语和拉丁语。他甚至会用拉丁语写诗。他博文,简直是个天才。有次他参加了一个活动,活动上都是他曾经教过的学生,这些学生的平均智商肯定超过150。

格雷厄姆在活动上给学生做过一个是非题的测试。除了一个学生以外,其他人都只对了不到一半的题目,包括巴菲特。是怎么回事呢?格雷厄姆在题里捉弄了一下大家。获得最高分的那位同学只知道3道题的答案,其他题目都是猜的。用了一些猜的技巧,他获得了一半以上的正确率。”

接下来,芒格解释了格雷厄姆想通过这个测试教个大家的教训。

“格雷厄姆从没有解释他到底想教给大家什么。但是我想他是想教给大家,当有非常聪明的人来故意误导大家的时候,证明好的判断能力并且从而获得正确的结论是很难的。如果为销售人员建立一个激励体系,在这个体系里只有向那些存贷机构卖出复杂的金融策略的情况下才能有所收入,再找一大帮高智商的人来执行这个体系,那么你可以听到这些聪明人通过各种方法来解释为什么看多这些复杂策略。可能存贷机构的高管可以看出这里面的问题,但是像我和巴菲特这样的人肯定看不懂。

幸运的是,格雷厄姆是特别的,我们很少见到这样的人。另外,因为我们了解自己的诸多不足,所以我们努力在自己的能力圈里面运营。巴菲特和我都认为我们的能力圈很小。

我的一个朋友在我年轻时说过,“如果不是对他的生意有帮助的话,芒格都不会知道地球是圆的。我们努力分辨出我们理解和不理解的,并且倾向于呆在自己的能力圈里。”

芒格上面的话可以被归结为两点:

  • 当有非常聪明的人来故意误导大家的时候,证明好的判断能力并且从而获得正确的结论是很难的。
  • 在能力圈以外的话,你很有可能被误导。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得出为什么Elizabeth Holmes可以如此成功地欺骗那些大人物。首先,她非常聪明,接下来她有意试图误导那些大人物。其次,可能除了Channing Robertson以外,那些大人物都在自己的能力圈以外做出了判断。当然,这中间也涉及到一些强大的人类心理偏见,例如承诺和一致性偏见,剥夺已有事物的过度反应。总体来说,上面总结的芒格发言的两点很好地道出了原因。

这也让我更加理解为什么见公司管理层可能是很危险的事情,特别是公司CEO级别的高管。当你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圈时,而这些高管想要误导你的时候,你可能就成为了Elizabeth Holmes和Sunny Balwani想要误导的那些大人物一样。

最后,我们还是要回到投资中最重要的概念——能力圈。再次引用一下芒格的话:“我们了解自己的诸多不足,所以我们努力在自己的能力圈里面运营。巴菲特和我都认为我们的能力圈很小。我们努力找出自己知道和不知道的。我们倾向于呆在自己的能力圈里。”以此为鉴。

 

本文作者不持有文章中提到的股票,且近72小时内无任何买入计划
❤0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