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巴菲特的十年赌约- 为何大多数主动管理型基金不能战胜指数。

7月08日
·
78浏览
·
3喜欢
·
0评论

关于巴菲特的十年赌局,本文并没有考证所有的细节,所以具体的故事细节可能会有出入,但是这个故事大致如下:

巴菲特在2005年到2008年左右立下一个赌约:从2008年1月1日开始的十年期限中, 标普500(:^GSPC) 指数的回报表现会打败主动管理基金总体回报(去除各类成本费用后的净回报)。

Portege Partners的基金经理泰德塞德斯(Ted Seides)接受了挑战,选取了5支基金作为的自己的投资组合,而巴菲特选择的是VanguardS&P 500 ETF。2017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报中公布这一赌局的数据,这一数据见下表:

虽然离十年还有距离,但是由于塞德斯提前认输,所以这一赌局也就结束。

由于这一赌局要持续十年,而且赌注是50万美元,所以巴菲特可以说是十分的自信。

显然本文的目的不是讨论这一赌局,但以此赌局,本文想说明的是,巴菲特不是在现在对大多数主动管理基金无法战胜指数这一事实非常自信,早在50年前,他就已经拥有了接近十年的数据来证明这一观点。

所以他并非是自信,而是拥有扎实的数据支撑。

让我们回到1969年,1969年巴菲特提供了过去几年DOW指和几家大型基金以及自己的合伙基金的收益数据,让我们来看下数据(由于图表更容易观察,所以已经把数据转化为图表):

在图上,那条特立独行的绿色的线就是巴菲特的有限合伙基金的收益数据,我们可以看出来,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条绿色的线都是在其他线条之上,尽管在1957-1970年的信中,巴菲特提供了非常详细的数据,但是这些数据并不能真正让我们理解他是如何战胜DOW指的。

但是,这张图真正有意义的是,我们需要注意其他几家基金公司和DOW指的线,是非常重合的,具有非常高的拟合度,我们不得不相信一个事实,那就是巴菲特在这几年的信中反复强调的,这些基金采取的是非常类似的策略,不仅选择了非常类似的股票,甚至在操作上也选择了非常类似的方式,否则这几家基金不可能获得和DOW指如此类似的表现。

如果我们再考虑到,这些基金需要收取一定的管理费和收益分成,那就很容易理解,这几家基金公司想要战胜DOW指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因为本质上完全类似非常接近的思想就不可能产生本质上有巨大差别的结果。

相信巴菲特在1969年就已经预见到,不管多少年以后,这个赌局都会是一个非常确定性的结果。

到了这里,我们需要去看一个问题,那就是巴菲特自己在过去50多年的时间里,总体上和指数对比是什么样的?

在具体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来思考下,巴菲特为何如此强调这一点,他为何在这么多年的股东信里,要花这么多的精力来反复强调这一点。

这个答案也许非常简单,也许这不需要解释,一句话总结就是,巴菲特非常相信以下两点:

1)一般的主动管理基金无法战胜指数

2)自己非常自信可以战胜指数

那么我们会非常好好奇巴菲特如何才能战胜指数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回到前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藏在前一个问题自身里。

我们要想理解巴菲特如何战胜指数,我们就需要把巴菲特超过50年的数据和标普指数进行对比,当我们看到这个对比的同时,我们或许会有所感悟。

我们将以图表的方式展示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标普500在1965-2020年的对比:

图中蓝色的线就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净资产收益率,而红色的线是标普500指数收益(带股息),基本上以2000年为界限,在2000年之前,伯克希尔拥有很多机会远远超出标普500,而在2000年后,伯克希尔和标普500就非常接近非常类似了。

由于本文主要是讨论巴菲特如何战胜指数,所以我们先集中在2000年前,如果我们看到这张图的时候不能找到答案,那我们可以设想以下,假设我们把所有其他的主动管理型基金的数据放进去,那么这些数据线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你能想象出这些数据线是什么样的,你就找到了答案。

其实非常简单,就像前面1969年的数据一样,其他基金的数据会和标普500指数非常拟合,非常类似,甚至绝大多数线条会被包括在红色线条里面。

但是巴菲特的蓝色线条却拥有了非常大比例的突破红色线的情况,这些突破红色线条的点就是巴菲特战胜指数的答案。

但是,我们会发现这些突破红色的蓝线不是连续突破,而是有一个波动,每一个非常高的收益并不是连续出现的,而是几年出现一次。

这恰恰是巴菲特最核心的策略,巴菲特的CONTROL策略,一般需要好几年才能完成,同时也需要非常重的投入,但是,每一个CONTROL一旦完成,就会带来非常高的收益,这些收益高点的极限,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策略完成。

所以如果要战胜指数,就要从本质上和指数的思路不同,巴菲特一直强调这一点,这就是他为何这么自信可以战胜指数的原因。

尽管在2000年后,他的策略出现了变化,但是他真正成为首富也是在2000年后,但是本文不打算讨论这个问题,在以后会讨论。

在读巴菲特早期致股东的信时,会非常好奇,他如何如此自信可以战胜指数,又是如何战胜指数的,当我们在回顾1965年到2020年的数据时,就会明白这个答案,也同时明白了,为何大多数主动管理型基金不能战胜指数。

尽管在现在,做类似的CONTROL策略是几乎不现实的,但是立足长远,以几年为标尺,选择高确定性的优质企业进行集中投资,却是相同的核心。

作者:心如明台
链接:https://xueqiu.com/2430197890/185150165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作者不持有文章中提到的股票,且近72小时内无任何买入计划
❤3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