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需要国外铁矿石?炼钢技术革命来临

智芝全研究
关注
2021年05月30日
·
79浏览
·
0喜欢
·
0评论

 

每一次技术革新都让人兴奋不已,随着全球碳达峰碳中和时代来临,一些传统行业重污染消耗生产方式必然面临技术迭代。我国钢铁行业便是碳中和时代重中之重需要技术革新的行业。我国传统钢铁不仅是主要排碳行业,传统生产方式也需要消耗大量铁矿石。我国是全球铁矿石主要消耗国,占全球铁矿石消耗量的七成以上。维持钢铁行业生产,我国过于依赖澳洲。

 

但无论是碳中和时代要求还是摆脱铁矿石依赖进口,炼钢技术革新都是这个迫在眉睫的。近期新钢铁产能置换办法将于6月1日实施,新办法产能置换较2017年严格程度超预期,非传统高炉炼钢产能置换最低比例超50%。

 

1、2017年钢铁产能置换历史

 

上一次钢铁产能置换正值2016年开始的供给侧改革,国家清理取缔地条钢,使得废钢价格低迷。使得废钢电炉炼钢成本开始低于传统炼钢技术。电弧炉比较传统高炉炼钢数据上,废气排放量降低95%、固体诱发废气排放量降低65%、废水排放量降低33%、总排放量降低61%。

 

当时被给予厚望的电弧炉炼钢,可以突破铁矿石过于依赖海外的局面。随着电弧炉全面推广,“中改电”(中频炉改电炉)和产能置换政策纷纷出台,导致当时电炉需要的石墨电极非常紧俏。石墨电极厂商由于长年需求低迷,全国有三分之一厂家2017年处于停产状态,而石墨电极生产周期需要4到5个月,供给产能一时很难跟上需求。方大碳素作为石墨电极产能最大的企业,2017年中报预计业绩暴增。石墨电极的价格不仅让该企业股价两个月翻三倍,而且搅动了整个周期性行业。

 

然而2018年报告中普遍发现电弧炉发展不及预期,原因是一石墨电极现货价格太高市场紧俏,二是国内废钢资源不足。其次电弧炉设备改造到投产需要一定时间,总之传统高炉炼钢优势依旧存在。

 

2、本次钢铁产能置换政策

 

本次钢铁产能置换办法是2017年版的修订版,于2021年6月1日起实行。对于退出转炉高炉焦炉而建设电炉,氢冶金和Corex、Finex、HIsmelt等非高炉炼铁项目给予产能置换支持。

 

新增汾渭平原等地区及2+26大气通道城市为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且该区域产能置换比例由1.25:1调整为1.5:1,其他地区置换由减量置换调整为1.25:1;同时,产能置换需要经过第三方评估,且公示20个工作日。以下是几个炼铁项目的相关信息。

 

(1)氢冶金

 

即富氢碳循环高炉项目,目前中国宝武钢全球绿色低碳创新研究基地正在试验此项目。在八一钢铁率先示范该项目,中国国际负责该项目总承包。该项目可以实现氢能源炼钢和金属冶炼。目前该技术依旧处于示范工程阶段。

 

(2)Corex、Finex

 

即欧冶炉熔融还原技术,用块煤等含碳原料作为还原剂将铁矿石或是烧结矿还原成海绵铁并熔成铁水。这种技术是从欧洲传过来的,工序流程短污染轻无须用焦炭,需要国外的生产设备。宝钢曾经投资该项目亏损累累,最后转给八一钢铁,该技术最终在2015年顺利实现工业化生产。该技术在国外比较成熟有推广的可能性。

 

(3)Hlsmelt

 

最富有争议的直接熔融还原技术,该技术可以充分利用低品铁矿石,意味着我国国内铁矿石品味低不再是炼钢技术的难题,国内大量的高磷铁矿、钒铁矿等均可以替代铁矿石了。该技术和电炉一起发展,势必大幅减少我国对海外铁矿石的依赖。得益于2008年金融危机,本身拥有该技术的是澳洲力拓集团,运营该项目不理想不得已关闭工厂。没想到的是2017年山东墨龙买下了该技术的知识产权。本次产能置换方案再次提及该技术,加上山东墨龙近期股权争夺愈演愈烈,仿佛各路资本都看到了该技术未来潜力。

 

2020年底邢台钢铁转型升级项目,建设2座80万吨的Hlsmelt熔融还原炉。意味着山东墨龙经过多年对该项目投资经营终于实现顺利运行。

 

3、山东墨龙股权争夺疑云

 

今年钢铁产能置换新技术提名,以及山东墨龙大股东们有股权争夺战的嫌疑。无不让市场感受到墨龙手上的技术是有多吃香。今年2月23日山东墨龙大股东将手上2亿多股以3.5元一股转让给了山东寿光墨龙控股,公司实控人为山东寿光国资委。

 

同时今年2月18日、3月1日鲁丽集团山东钢铁巨头旗下智梦控股作为墨龙二股东开始出手增持。直至5月已经持有20%。山东墨龙港股受此影响直接完成10倍涨幅。然而鲁丽集团完成控股还需10%的股份。目前山东墨龙二股东一系列动作被发监管函,主要是持股多数是H股,而非A股。与传言中鲁丽集团想控股墨龙不一致,对此二股东究竟是否想控股,引起市场争议。

 

而综合传闻的我们有以下推测:

 

国资委确定接股权转让后,鲁丽集团开始增持时间前后脚非常巧合,很可能是山东寿光国资将鲁丽集团拉进来的,以便可以左右管理层,获得更多投票权。走的是国资控股,鲁丽来经营的路线。所以二股东很可能增持已经完毕,不存在和国资股权争夺的可能。

 

而近期问询函回复似乎击破这一点,近期股东大会多项决议投反对票的高达40%以上,即使鲁丽集团的一致行动人仅有20%股份。但如此多的反对票不得不让人怀疑一些一致行动人并没有曝出来,也就是鲁丽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实际上已经完成控股了也不会有一步动作。

 

最后一种就是中小投资者为了从市场上获益投了反对票,尤其是对定向增发议案,好让鲁丽集团继续在二级市场收集筹码。

 

总结:对于山东墨龙的技术市场上争议很大,被寄望于替代铁矿石的新一轮炼钢技术革命。然而从今年我国大量促进进口废钢来看,在新技术未能完成推广和大产能落地前,电炉炼钢可能才是当前广范围的主流趋势。后续我们依然需要观察新的产业动向。

本文作者不持有文章中提到的股票,且近72小时内无任何买入计划
❤0喜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