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连线】芒格式幸福的来源:努力去做可以掌控的,接受无法掌控之事——朱莉

价值连线
关注
2020年05月25日
·
260浏览
·
0喜欢
·
0评论

这篇文章要讲一个有趣的人。他小时候患有阅读障碍;年轻时离过婚;之后又遭遇丧子之痛;创业时因为赌进了全部身家,几近破产;年老时差点双目失明,最终只保留住了一只眼睛。他今年96岁了,是一位受众人敬仰的智者和投资大师。

没错,他就是查理.芒格

▲查理·芒格(图片来源于网络)

 

前两天,在Daily Journal的股东大会上,芒格老爷子精神矍铄地再次向世人展示了他的智慧。笔者拿到会议的纪要,反复阅读。虽然老先生常常言辞犀利,但可深深感受到其中的智慧,以及由此带来的内心平静。笔者不经要问,是什么让芒格在经历了人生这些痛苦后,依然乐观豁达,成就了非凡的一番事业和幸福人生呢?

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解答了这个问题:

人生在不同的阶段会遇到不同的难题,非常棘手的难题。我认为有三点有助于应付这些困难:一、期望别太高;二、拥有幽默感;三、让自己置身于家人和朋友的爱之中;四、最重要的是要适应生活的变化。

这些似乎都是简单的道理,但背后蕴藏着深刻的哲理。芒格曾多次提到,这些哲理来自他所尊崇的斯多葛学派的思想,特别是爱彼克泰德,一位古罗马时期奴隶出身、曾被主人打断了腿的斯多葛派信徒。本篇文章我们就来探寻芒格智慧之根,讲讲斯多葛学派的核心原则。

控制和不可控制

“我们必须充分利用我们所能掌控的事物,其余的顺其自然。”

                                                                                           ——爱彼克泰德《论说集》1:1

▲斯多葛学派(图片来源于网络)

 

斯多葛学派最核心的理念只有一个,即控制二分法:区分自己所能掌控的事情和无法掌控的事情,努力去做可以掌控的,接受无法掌控之事。

爱彼克泰德曾用了一个形象的故事来说明这一点。他说:“我们的行为就像在海上航行。我们能做什么呢?我能做的就是挑选舵手、水手、启航的日期和时刻。接着,船在海上遇到了风暴。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该由舵手来负责。如果天气不好,船无法航行,我们心烦意乱地坐着,到处张望,我问:‘现在吹的是什么风?’舵手回答:‘北风’。我们又能对此做什么呢?‘什么时候吹西风啊?’这得看老天爷啊。”

大多数人对什么受自己控制,什么不受自己控制,没有很好的判断。常常以为世界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因此而陷入痛苦。什么是受我们控制的呢?其实我们所能控制的事情很有限,或许只有自己吧。一件事情的结果是诸多原因导致的。其中某一个原因没有达成,就会让整件事情不会发生。从“我”的角度看,原因可以分为我的努力可以提升期望的结果发生的可能性的,以及即使我努力也不能左右结果的。为了达成某个结果,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多做前者。做了前者的作用,也只是提升了结果发生的概率。

有时候甚至连自己都不在我们的掌控之内,因为驱动行为的想法常常是由外力推动的。外界环境的刺激,导致我们产生想法,再由想法推动行为。要能够让自己的内心和行为完全受自己控制,需要很强的心力。

以芒格为例,他似乎就是为践行斯多葛的控制二分法而生,总是把什么可以控制、什么不受控制分得很清楚。当年轻的他遭遇离婚时,他说:“我不会跟过往纠缠不休”。是啊,过往已经发生的事情是谁也不能控制的,因为它已然发生了,能做的只能是认可它、接受它。31岁的芒格再次遇到了重大打击,大儿子在罹患白血病后不幸离世了。这时的他离异又丧子,还花完了所有的钱,穷困潦倒。一般人碰到这样的事,很可能就一蹶不振了,但芒格说:“受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如果悲观了,就没有面对现实的勇气,也没有与苦难抗争的力量,结果是他将受更大的苦”。面对这样的灾难,他选择控制自己的认知,接受灾难,并努力积极地生活下去。54岁的芒格再次遭遇不幸,他的左眼患上了急性白内障。芒格选择手术,原本不算危险的手术,却遭受了罕见但毁灭性的后遗症,损坏了视神经,一度两个眼睛的视力都受到了影响。最后,不幸中的万幸,在摘除左眼后,右眼的视力得以保留。即使这样,依旧不能阻挡他对于阅读的热爱。一只眼的芒格照样每天坚持阅读,每周读20本书。

离婚、丧子和损失左眼,都不是芒格所能控制的,他选择接受这些灾难。而他所能控制的则是对待这样的人生灾难的态度,和他接下来可以做的事情。芒格一生理性,这些选择都是在理性指导下必然的唯一选择。

极端情况下的控制二分法运用

▲James Stockdale(图片来源于网络)

除了芒格以外,当代还有一位传奇的斯多葛学派的信徒——詹姆斯.斯托克代尔(James Stockdale)。斯托克代尔曾在1992年美国大选时作为副总统候选人参与了总统竞选。而让他更出名的则是,作为战斗机飞行员,他在越战时期在越南当了八年的战俘。在这段时间里,他遭受了非人的对待,被拷打、折磨,常常戴着脚铐被关在一间2.5平方米的牢房里,连窗户都没有。当他最终获释回到美国时,已经奄奄一息。在一次采访中,他被问到,那些人没能从战俘营中生还,他回答道:

就是那些说“等到圣诞节我们就能出去了”的人。他们眼睁睁看着圣诞节来了又去。于是他们又说“等到复活节我们就能出去了”。接着,眼睁睁看着复活节来了又去。接着是感恩节,然后又是圣诞节。他们就这样在伤心绝望中死去......这件事教会了我很多。你不能搞混两样东西:一是你终将胜利的信念——这是你最输不起的;二是训练自己直面残酷现实——无论现实有多残酷

采访的记者把这段话称为“斯托克代尔悖论”。早在斯托克代尔上大学学习期间,他就读到了爱比克泰德的书。在他的战斗机被击落时,他意识到自己要经受真正的考验了。在降落伞着地前的30秒,他对自己说:“至少要在那里呆上5年。该离开科技世界,进入爱比克泰德的世界了。”当他被带到战俘营时,他便下定决定践行爱比克泰德提出的建议:竭尽所能演好命运安排给他的角色。(这与上述芒格所讲的第四点——最重要的是要适应生活的变化,如出一辙。)他时刻谨记,只有当他向两件事屈服时,对方才会获胜,那就是恐惧和丧失尊严。在战俘营的八年时间里,哪怕是在各种恐吓、毒打、终极的孤独等心理摧残的情况下,斯托克代尔没有一个时刻在意志上向对方屈服过。他的故事可谓是极好的在极端情况下使用控制二分法的案例。

投资中的二分法

生活中,控制二分法是获得幸福生活的方法。在投资中亦是如此。投资者常常因为业绩的波动而苦恼。殊不知,数不胜数的原因导致市场价格的波动,这又岂是单一个体可以控制的?但凡寄希望于短期内股价一定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运动的想法,最终的结果都是缘木求鱼。常常听到投资者讲“被市场教育”后,懂得了敬畏市场。深思其背后的原因,不就是没有分清这可控制和不可控制,寄希望不受自己控制的股价向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吗?

投资者能控制的是什么呢,特别是公开市场的股票投资?如果不是积极投资者(activist)的话,投资者可以控制的只剩下了自己的认知。

认知可以分成两部分,其一是能力圈的建立。投资者能够做的是不断加深对于这个世界、生意、人性等各方面的认知。投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正如芒格所说:“每个人都有他的能力圈。要扩大那个能力圈是非常困难的”。

其二,在建立认知上能力圈的同时,还要认可到自己认知的有限。芒格曾形象地比喻说:“就像工人要了解自己工具的局限性,用脑子吃饭的人也要知道自己脑子的局限性”。如果没有对认知有限性的认可,只会失败在过度自信上。聪明人也不免遭受过度自信带来的灾难。金融史上,曾有多少聪明人因为过度自信而最终因为扛杆而破产。

这样看来,公开市场的投资者只能是“弱者”。认可到这个事实,接受这个事实,就不会抱不切实际的幻想,而执着于业绩,从而受苦于业绩了。诚如芒格所说,连续40年20%的年化收益只存在于梦想之国。

那么,好的业绩是不可求的吗?运用芒格的逆向思维方法,我们把问题转化为,什么会导致坏的业绩呢?没有能力圈、不深刻研究、短期思维、羊群思想等等。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避免这些导致坏的业绩的原因。虽然不能确保能获得好的业绩,但是坏的业绩的可能性则大大降低了。

幸福的真理:轻得失

所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看似消极的话语里,蕴藏着让我们幸福的真理。做好自己可以控制的,期望别太高,结果是我们不可控制的,就让它顺其自然吧。不论结果是好还是坏,轻得失,接受它。毕竟,让我们真正感到幸福的是家人和朋友的爱。

 

本文作者不持有文章中提到的股票,且近72小时内无任何买入计划
❤0喜欢收藏